卖场调查:空置率节节攀升 传统卖场遭质疑

卖场调查:空置率节节攀升传统卖场遭质疑合肥:受淡季冲击部分陶瓷卖场渐遭淘汰据记者调查,合肥市内比较知名且相对较大型的建材卖场有15家左右,并且均沿一二环线东部呈大分散小集中式分布。位于二环线附近的五里庙装饰大世界、新五里庙建材市场、东红旗建材市场包揽了大部分客流,同时集物流、仓储于一体。金三角建材城,是合肥老资格的建材城之一,与新五里庙建材
卖场调查:空置率节节攀升 传统卖场遭质疑 合肥:受淡季冲击部分陶瓷卖场渐遭淘汰  据记者调查,合肥市内比较知名且相对较大型的建材卖场有15家左右,并且均沿一二环线东部呈大分散小集中式分布。位于二环线附近的五里庙装饰大世界、新五里庙建材市场、东红旗建材市场包揽了大部分客流,同时集物流、仓储于一体。  金三角建材城,是合肥老资格的建材城之一,与新五里庙建材市场和五里庙装饰世界同属城中村村民集资建造。金三角建材城隶属合肥市卫岗社居委,于1994年建成,位于合肥市美菱大道与望江路、合巢路交汇处的“黄金”三角腹地,“金三角”由此得名。随着城市建设的快速发展,对金三角来说,是新的机遇,同时也面临同行的威胁和挑战。卖场建造时间久远,但是有为数不多的几家知名品牌都落户于此,知名品牌瓷砖的经营也主要靠工程渠道为主,店面大部分成为展示产品的形象店。钻石陶瓷负责人向记者介绍,卖场古老,许多设备线路都开始老化,室内连个空调都不能装,设施也不完善,顾客来买东西,连个停车场都没有,不能够提供舒适的购物环境,比起红星美凯龙、望湖美家居卖场条件算差的。另外,整个卖场也不重宣传推广,各个店家就在坐等顾客上门,老卖场只有一部分老的顾客,现在年轻消费群体都走不到这里来,旁边有几家店面已经经营不下去,关门倒闭,再过一段时间整个卖场都可能要面临拆迁。  而信地·红星美凯龙卖场内的欧美陶瓷姓朱的店长向记者介绍道,今年整个上半年零售的情况都很糟糕,要不是零售、工程、家装三种渠道同时经营,店面就很难支撑下去。新五里庙建材市场和五里庙装饰世界虽是客流聚集地,但是卖场渐增的情况下同受冲击,新五里庙建材市场本来拥有的20余家陶瓷店都逐渐搬迁或倒闭,如今在市场内陶瓷区百余米的道路两边只剩不到10家。  五里庙建材市场安心建材的门店负责人覃健却告诉本报记者:“虽然五里庙装饰大世界走量是出了名的,价格又最低,种类齐全,顾客选择余地也高,客流量都可达80%。但与去年上半年相比,我们店内销售份额同比下降已达50%。此卖场内格局布置欠佳,而且产品同质化相当严重,顾客回头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卖场内有二百余家陶瓷店面,设有八个出口,顾客很容易在卖场内‘迷失’,但是总能在别家买到心仪产品,如此一来,卖场内部竞争也越来越大,价格也被逐渐压低。”  同卖场的陶城陶瓷门店负责人黄赶清说道,从今年4、5月份开始,单是零售份额同比下降20%,店内还是以工程为主,因为市场较小,回头客还是相对较多,客户以口碑传播,老带新,也可以取得一定市场份额。华鹏陶瓷导购人员告诉记者:“近7、8年间,建材卖场越来越多,许多陶瓷商家已另辟蹊径,去合肥周边城市开拓市场。”  南宁:卖场空置率节节攀升  近几年,随着以南宁为核心的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建立,南宁的城市建设的发展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大嘉汇、大商汇、长旺建材市场等新兴的家居建材卖场也开始冒尖。  但产区陶企变革已经显现,部分陶企倒闭、停产等现象已经蔓延至终端市场,经销商转行、撤店等现象已经屡见不鲜。在南宁建材卖场,虽然说目前还没有卖场面临倒闭,关门等现象,但建材市场的居高不下的空置率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新市场的低迷,很大原因来自于老市场的稳固。在记者走访调查过程中,许多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南宁市的建材市场,已经形成了稳固的老市场格局,即高端卖场———富安居国际家居建材广场;中端市场———快环建材市场;低端市场———万泰隆建材批发市场三足鼎立之势。如果消费市场继续这样低迷,近几年的市场基本上还是不会有太大改变。  店面空置率高 卖场变革已经显现  南宁长旺装饰建材市场2011年8月开业至今已经走过三个年头,占据着南宁重要的交通要塞———南梧立交,因其交通便利,以及当年南宁部分老建材市场拆迁等因素影响,业内一度盛传,长旺建材市场的门面在招商启动之后十余天之内就已经完成全部招满的盛举。但是,就在长旺建材市场迎来开业三周年之际,目前市场的情况让人大吃一惊。80%的卫浴店面已经关门,整整两排的卷帘门严严实实的关着,门上没有任何告示或通知。夹杂在卫浴店面的瓷砖店零零散散的开着门,稍微大一些的瓷砖展厅基本也只有一两个店员,没有开灯,昏暗的光线下像是已经歇业的状态。甚至市场第一排绝佳位置的某大品牌数百平方米的展厅店面换成了某豪车品牌的服务点,业内传闻,坚挺3年之后,这个数百平方米,3层高楼的大展厅老板以亏损150万元惨淡收场,同排的部分大店也已经关门歇业。  面对没有消费者上门,甚至连商家也不去市场捧场的情况,在长旺建材市场内,正在忙着装修的金牌亚洲店面负责人黄先生告诉记者,这样的现象从去年就开始显现了。市场的情况其实大家都心里有数,但是自己也没有办法。就在上个月,因为该市场萧条,店面成本压力等原因,原金牌亚洲陶瓷的老板已经将店面转让,黄先生就是新接受该店的负责人。“越是困难的环境,越是考验一个人,一个团队的能力,事在人为。”从事瓷砖行业近十年,黄先生也可以算是一个老行家了,在面对建材消费低迷,市场冷清的情况下,接手一个260平方米的店面,可谓勇气可嘉。用黄先生的话说,在这个时候,真的就必须逆流而上了,否则就只能默默牺牲。谈及市场惨淡,商户撤离的情况,黄先生认为,市场这么冷清,其实谁都不能怪,商家进驻完全是商家自己的选择,现在做不下去了,不能一味的责怪卖场,其实更应该寻找自身的原因,市场需要靠人气来带动,这个人气不仅仅指的是消费者,也是指商家,商家带动起来了,市场自然就好起来。  新市场前景堪忧 老市场稳中求进  在记者走访了解中得知,除了长旺建材市场,其余几个规模较大的新兴建材市场同样备受煎熬。作为新希望集团的大项目,有了云南昆明大商汇的优秀模板,南宁大商汇也以建材总部基地的名号吸引商家进驻,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周边项目发展缓慢,商家也已经大呼“耗不起”,在煎熬4、5年之后,纷纷撤离的撤离,坚守的继续耗着。大商汇某瓷砖商家甚至直接表示,大商汇虽然没有人,客户也基本上不来这边,但是好就好在这里的店租可以说是目前南宁市最便宜的建材市场店租,反正装修已经花了这么多,房租便宜的情况下就再等等,能坚持的还是不想放弃。  大嘉汇国际建材城也是近年进驻南宁,体量较大的综合性家居建材卖场,而其倡导的卖场新模式———总部基地+商场的模式也在摸索中前进。总部基地旗舰店,大展厅的模式满足了大商家、工程渠道商家的大店需求。旁边的家居建材商场以商业建材MALL的形式并存,既能形成高端的商场卖场氛围,又能吸引零售客户。以及卖场方舍得投入的广告宣传成本,近两年在行业中也是赢得了不少建材商家的一致好评。但随着卖场格局的变化,先建区域拆迁改造的新闻甚嚣尘上,让许多已经投入还未产出的商家直呼“看不懂”,商家怨声连连。  虽然每个市场都有各自主流的消费群体,甚至出现一铺难求的现象,但每个市场依然还是存在各自发展的盲点和缺陷。金牌亚洲陶瓷广西总代理吕水生指着对门某刚刚转让出去的130平方米的瓷砖店,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该店转让费一共一百万元,加上新老板的装修、人工、店租成本,新接受的人前两年肯定是处于“白打工”状态,中间2~3年是持平状态,经过这5年之后,该店面在稳步发展的情况下,才能开始有所收益,但在这5年之后,市场拆迁、消费的变化等风险是不可预计的。同样,在有着高端市场之称的富安居国际家居建材广场,在光鲜亮丽的外表之下,某经销商向记者大倒苦水,高昂的店面租金和大面积的公摊等费用,进驻卖场的瓷砖店面基本上处于三分之一的状态———三分之一赚钱;三分之一平本;三分之一亏损。  长沙:传统卖场遭质疑  品牌商入驻卖场,希望通过卖场高端形象的展示,对销售有所促进。然而,从长沙的陶瓷市场表现来看,入驻卖场,特别是由于入驻卖场的不稳定性,对于绝大多数陶瓷商户来说,却造成了个硬伤。  卖场入出率高  近日,记者在长沙发现,长沙居然之家高桥店二楼陶瓷区域整体歇业,经调查,该居然之家招商部工作人员反应,这是公司对卖场的一种调整行为。新引进的家具业态需要二层楼,就将陶瓷调整到负一楼,与地板等同类产品业态配套在一起,更有利于消费者的集中选购。同时,负一楼的一侧出口与一超市相通,并且相通之处,还将会是一处地铁口。至于地铁口什么时候能够开通,工作人员表示并不清楚。  居然之家对陶瓷区域整体的搬迁,对陶瓷商户的去留是如何处理的,并没有得到卖场方的明确回复。但到见报日为止,到底有多少商户愿意随着居然之家的调整而下到一楼?据该居然之家招商部的工作人员声称,马可波罗瓷砖、诺贝尔磁砖、蜜蜂瓷砖等几大知名品牌已入驻,只是位置还没有选好。  同时,记者也致电给曾入驻该卖场的几家陶瓷商户。有一家陶瓷商户的总经理张先生称,许多商户都被“赶出来”。但自己是因为生意不好,早早地就主动退场了。还有一家陶瓷商户负责人龙先生称,在里面自己“亏死了”,已经退出来。如今又由二楼搬到负一楼,更加不会考虑再入驻。  在长沙,此次事件并非个例。  位于河西的安居乐家居建材广场也曾经传出陶瓷区要改成其他业态的传言。8月13日,记者来到安居乐家居建材广场,位于二楼的陶瓷区虽然还有陶瓷商户在,但已经非常少。除了冠珠陶瓷、东鹏陶瓷、加西亚陶瓷,红蜘蛛陶瓷这四家陶瓷陶瓷品牌,还有一家马赛克品牌之外,其他大部分区域都被电器、橱柜、净水、玻璃工艺占据。  而其他卖场,据记者的观察,陶瓷在卖场的入出率在各个业态中占据比例最高。据行业人士表示,这种情况也很容易理解。进入卖场如果赢不了利,就只有退出来。高额的租金和其他运营费用,没有哪个老板能够扛得住。  传统卖场遭质疑  卖场一度成为陶瓷品牌洗礼的地方,然而,这近两年,卖场模式的兴起,却并非成为品牌运作的天堂。  万家丽家居建材广场是长沙品牌打造最为成功的一家建材卖场。然而其约300元/㎡高额的租金让大多数商家望而却步。大多数行业人士都表示,进入卖场里真正能够通过卖场来赚钱的为数不多。许多不过只是在卖场租一个形象店,是拓展渠道的需求。  入驻在喜迎门·范城的某石材品牌店工作人员吕先生曾表示:我们在这里建店,但是其实销售并没有在这里,更多的是让客户来这里看看,用我们的石材做出来的效果。更多的工作还是在加工厂那里完成。  而部分陶瓷商,渠道是以工程为主,在卖场或其他地方建立形象也是工程之需求,要想通过卖场的运营带动的销售,非常多的陶瓷商表示,几乎非常的少。而如果是自己渠道不够完善,而想通过卖场来带动销售的商家,就很难在卖场之中生存下来。  在传统卖场遭受到众多陶瓷商户质疑的时候,而长沙喜盈门·范城却受到了许多商户认可。  喜盈门·范城是一座以时尚为主题的城市综合体,汇集时尚商业、甲级写字楼、新派公寓式酒店、高档国际建材家具品牌旗舰店大本宫,将都会、生态、商务、商业、娱乐文化、时尚集于一体。  在长沙陶瓷行业工作了多年的蔡先生说,从目前来看,喜盈门·范城的人气在长沙各大建材市场来看是比较好的。每次举办的活动收效也不错。  他的说法也得到了不少的行业人士的认证。  北京:陶瓷市场下半年有望回暖  今年房地产降温,北京陶瓷市场也难逃寒流影响。据记者调查统计,与去年同期相比,2014年上半年业绩下滑约30%。某品牌商家负责人声称,其所代理的瓷砖品牌今年上半年下滑超过三分之二。虽然商家对于上半年的市场表现普遍失望,但北京陶瓷商会会长、闽龙集团董事长陈进林则认为,今年下半年,北京陶瓷市场整体将呈现“稳中有进”的态势,有望回暖。  2010年3月,北京市出台了50个城乡接合带重点村改造的方案。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规划委主任黄艳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期间表示,50个村的村民将全部转为居民,享受和城市居民一样的社保待遇。  2014年3月18日,北京市召开了城乡结合部建设领导小组第十一次(扩大)会议。据当地媒体3月19日报道称,“本市城乡结合部50个重点村各项建设工作按计划扎实推进,回迁安置房建设规划面积1118万平方米,竣工676万平方米,已有31个村竣工并陆续回迁。”据北京市城乡结合部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有关负责人介绍,北京将于2015年全部完成回迁任务。  “今年北京的建材市场下滑20%左右,但不是很严重,总体优于其他地区。”陈进林说,“今年下半年,会有很多重点村改造项目交付使用,将刺激北京建材市场的活力。另外,北京还启动了棚户区改造计划。”因此,陈进林对北京下半年陶瓷市场表示看好。据本报调查,北京市今年将完成近10万套保障房的入住,所带来的销售总量很可观,仅闽龙广场所在的北京十里河区域周边就有近百万平方米的保障房供应,这些业主都需要装修,刚性需求比较大,尤其是知名品牌的中低端产品,将会成为此类客户选择的主力产品。  虽然上半年整体市场遇冷,但仍有商家表现不俗。据北京新中源总经理沈骐透露,北京新中源上半年表现较为平稳,工程渠道方面略有增长,零售方面受行业影响也较小。  另,被行业关注已久的“陶瓷电商”也被北京市场所看好。沈骐用“一定会有未来”来形容他对陶瓷电商的看法。而陈进林透露,目前北京陶瓷商会也在搭建电商平台。记者在闽龙陶瓷总部基地的“中国陶瓷第一街”走访时发现,强辉精工砖在招聘网销主管,道格拉斯北京营销中心则在招聘网销售后服务专员。  一些厂商担心电商渠道的兴起会威胁传统渠道。对此,陈进林指出,电商渠道也需要依赖当地服务商的维护,电商团队与实体店团队应该相互配合,才能形成有效发展。沈骐则认为,互联网思维和电商渠道的发展,会对传统渠道产生一定的重构作用,行业的整体环境会更加透明,厂家、经销商、分销商、家装公司、设计师、铺贴施工队等环节的利益分配也会更加合理,但“目前建材行业依然比较传统,思维的创新对很多人来说都还是一种挑战。”沈骐补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