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林朋和车建新的攻守道-诠释不一样的新零售

汪林朋和车建新的攻守道:诠释不一样的新零售车建新说:“我希望我的墓志铭上这么写——车建新是创新者,是时代的潮流者。”汪林朋说:“我回去翻了翻我们上大学学的生物学,里面教了我们最重要的大自然的规律,就是遗传变异。”逍遥子张勇说:“技术创新让商业创新从不可能变为可能。”雷布斯雷军说:“AreyouOK?”这是一个段子,更是家居卖场当下的两条发展道路。汪林朋与张
汪林朋和车建新的攻守道:诠释不一样的新零售

  车建新说:“我希望我的墓志铭上这么写——车建新是创新者,是时代的潮流者。”

  汪林朋说:“我回去翻了翻我们上大学学的生物学,里面教了我们最重要的大自然的规律,就是遗传变异。”

  逍遥子张勇说:“技术创新让商业创新从不可能变为可能。”

  雷布斯雷军说:“Are you OK?”

  这是一个段子,更是家居卖场当下的两条发展道路。汪林朋与张勇已经牵手,车建新和已经进军家居业务的雷军,或许在某种程度上是竞争对手,但在本质上,却更是同路人。

  汪林朋的朋友圈

  2013年“双十一”前夕,那时的张勇还没有当上阿里的CEO,更没有成为马云的接班人。那时候,他的职务还是淘宝的CEO。

  张勇在淘宝干了两件奠定江湖地位的大事:一是凭空将“双十一”这个光棍节打造成了剁手节,二是在淘宝内部创业缔造了天猫。

  这一年的“双十一”,天猫野心勃勃地启动了打破线上线下边界的O2O战略,鼓励品牌商在线下实体店挂LOGO、贴标识、扫二维码、收优惠券,并安装POS机,将款项直接刷到支付宝上。

  然后,就被车建新和汪林朋打脸了。

  车建新在微信上发通知,居然之家发文,目标都只有一个:封杀天猫在他们卖场里展开的O2O活动。

  也难怪,本来家居卖场管控商户的一个核心方式就是统一收银,天猫要把钱刷进支付宝里,无异于到直接到车建新和汪林朋的口袋里掏钱。

  叔叔能忍婶婶不能忍!红量美凯龙和居然之家振臂一呼,立即有17家家居卖场群起响应。最终,天猫被迫叫停家居O2O活动。

  5年后,阿里领衔以130亿联合投入股居然之家时,张勇和汪林朋的手握在了一起。然后,张勇说一句意味深长的话:“阿里巴巴和居然之家缘分匪浅!”

  张勇的这话有没有弦外之音,笔者不知道。张勇自己的说法是:阿里与居然之家同年创立,而且汪林朋还是湖畔大学的校友。

  汪林朋说他喜欢交朋友,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希望朋友如林。

  在这次握手的半年前,汪林朋刚意气风发地从陈东升的手里接过北京湖北企业商会会长的大旗。同时,汪潮涌等25人成为了常务副会长,那个后来在雪地里控诉亚布力管委会的毛振华,则出任监事长。

  在跟随阿里入股的居然之家的投资机构名单中,陈东升的泰康集团、汪潮涌的信中利和毛振华的中诚信赫然在列。

  对于这些来自朋友圈的投资,汪林朋的说法是:“这次战略投资是一个组合,阿里巴巴能帮我们解决电商问题,泰康集团帮我们打通金融环节……”

  居然之家站台阿里

  不过,有一个重量级的人物没有出现在汪林朋的朋友圈融资名单中:被湖北仙桃人推举为“湖北首富”的雷军。

  在北京湖北企业商会,雷军的头衔和汪潮涌一样,都是常务副会长。

  雷军说,他“一般只投资熟人,超过两层关系的就不太投了”。雷常务副会长和汪会长当然算是熟人,只不过,在这场阿里领衔的大戏中,雷军和小米确实没有掺和的理由。

  在雷军看来,家居行业的效率太低、性价比太低、毛利率又太高。汪林朋则接过话题,说居然之家打造线上线下一体化平台的目的,就是要提效率、降成本。

  只不过,做这事的时候,汪林朋没有和雷军在一起,而是与张勇在一起。

  张勇在内部讲话时说,阿里已经形成了以淘宝为天,以菜鸟为地,全市场、全渠道的新零售的各路大军,居然之家在这支大军中的番号是第八路:家居生活场景类。

  站台阿里,居然之家可以获得的,除了投资,还有流量,比如说天猫的线上流量落地,盒马鲜生的高频流量拉动等。

  不过,汪林朋最为看重的,是实现大数据转型。

  在面对湖畔大学的同学时,汪林朋说:“遗传和变异在不同的产业文明中,它的表现是不一样的。”农业文明时代遗传占优,变化缓慢;工业文时代变异已慢慢超越了遗传;进入互联网文明,则是体现变异全面超越遗传的时代。

  坚信变化和“未来的商业必定靠大数据驱动”的汪林朋,因应阿里的新零售格局,除了在居然之家北京金源店与阿里一起试点大数据转型外,还沿着阿里的路径,联手分众拓展用户数据。

  联手阿里之后,居然之家也开始打造天网和地网——实体店网络和智慧物流两张地网和“居然设计家”一张天网,以大数据重构价值链条。

  在天网和地网的平台上,则是居然之家从“大家居”向“大消费”转型的场景再造和体验升级。餐饮、娱乐、体育、酒店、城市综合体、养老小镇……只要能带来流量,只要与家庭经济相关,居然之家都已着手或准备着手。

  车建新的自我赋能

  在新零售的战场上,左右当前棋局的两只大手,一只是阿里,另一只是腾讯。

  居然之家投入阿里的怀抱之后,马上就有人问笔者:你觉得腾讯什么时候会投资红星美凯龙?笔者不是马化腾,不能替他决定什么时候在谁身上花钱。

  腾讯和红星美凯龙在业务层面并不缺少合作,比如说双方在社交型客户关系管理服务系统(SCRM)上的合作,共同进行客户数据挖掘。但要让车建新像汪林朋一样选边站队,估计难度不小。

  车建新喜欢说“赋能”。自己给别人赋能,比如说用全球家居智慧营销平台(IMP)赋能家居营销;也接受别人给自己的赋能,比如说要用互联网为实体店赋能。

  但更多的,车建新强调的还是自我赋能。

  比如说,在公开场合,车建新总喜欢提及自己的“木匠”出身。车建新说自己从大木作(建筑)中学到了格局,从小木作(家居)中学到了精细。

  在实践中,小木作让他创办了红星美凯龙,大木作则让他懂得建商场、统一外立面和品牌形象,把红星美凯龙变成全国性连锁卖场。

  再比如说,红星美凯龙登陆A股时,白手起家的车建新,却说自己是“富二代”,因为父母给他们家族传承了“勤劳、正直、简朴”的精神。强调精神幸福是比情感幸福、物质幸福更高层面的终极幸福,要求子女将这种精神传承下去。

  车建新善于总结,比如说,他将创新总结为四种类型:归纳型创新、推理型创新、演绎型创新和将3者整合在一起的组合型创新。

  正是借助这种不一般的学习和思考能力,初中没上完的车建新,如今已经出了好几本书,还将自己的日常思考总结成了《平时经》,大有集“立功、立德、立言”这“三不朽”于一身的架势。

  当然,车建新并非不注重朋友圈。他曾经说过,刚毕业的大学生,连朋友圈都没有,怎么创业?

  但在“自我赋能”的主导思想下,红星美龙凯龙在朋友圈的拓展,更多地是以自我为核心,通过流通和资本两条纽带建立起来的势力范围。这也正是红星美凯龙在家居圈内大撒币行为背后的主要逻辑。

  红星美凯龙身上的小米影子

  2017年2月,雷军和红星美凯龙的执行总裁李建宏一同出现在了顺为资本的“顺风堂”活动上,为智能家居站台。9个月后,红星美凯龙战略投资的云丁科技,收获了来自小米、顺为资本等的C轮投资,进入了小米的生态链。

  除此之外,鲜有红星美凯龙与小米同框的传闻。但在笔者看来,小米和红星美凯龙,本质上是同路人。

  小米以流量的核心终端——智能手机起家,靠手机给自己贴上了高性价比和品质感两大标签,圈了大批米粉。然后,小米所做的事,就是不断强化这种形象,一边圈进更多米粉,一边深度挖掘米粉的价值。通过资本等手段拓展生态链,与更多的企业共享流量,也共享收益。

  从这个意义上说,小米本质上也是一家新零售企业。

  再回过头来看红星美凯龙:

  ——通过线下实体卖场形成的集聚效应,红星美凯龙打造了最坚实的流量基础。推出欧丽洛雅和星艺佳等子品牌,是要吸引更广泛的细分人群流量。

  ——住建集采整合得是B端的流量,家倍得整合的是C端的流量,O2O则是打破线上线下流量的区隔,形成统一的流量池。

  ——星易·家居贷的消费金融业务,是在面向未来拓展流量。星和宅配的物流配送业务,是在提升用户体验,吸引流量口碑。当然,二者本身也是深度挖掘流量的价值。

  ——举办鲁班尖货节、M+高端室内设计大赛等,是要给自己贴上注重设计和生活美学、讲究工匠精神和品质的标签。

  ——发布IMP、联手在上海举办家居双展,以资本手段战略入股多家上下流企业,是要连接起商家和用户的两端,实现生态链的拓展和流量收益的更大化。

  当然,家居流量低频和高客单价的特性,决定了红星美凯龙不能完全复制小米建立在高频流量基础上的高性价比策略。除此之外,在战略思路上,小米和红星美凯龙,可谓殊途同归。

  所以,笔者的判断是,如无重大变故,红星美凯龙将与小米类似,既不会掺和阿里的新零售大军,也不会加入分享腾讯流量的盛宴,而是坚持独立发展,自成一体。

  汪林朋说:“谁也脱离不了时代的变化,谁也脱离不了环境的变化。”所以,“今天我们不主动‘跨’别人,明天别人就会主动‘跨’我们。”

  车建新则多次提及他父亲辞世那一刻他的顿悟:“智慧是生命的宽度,时间是生命的长度,人生就是智慧×时间。”

  体现在行动模式上,汪林朋强调外界变化,主动出击,以攻代守。车建新则更多地强调反求诸己,“赋能自己,投射世界”。

  两种不同的攻守哲学,决定着居然之家和红星美凯龙未来截然不同的发展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