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陶第一镇”转型升级 再见南庄美丽身影

“中国建陶第一镇”转型升级再见南庄美丽身影“痛并快乐”的绿色转型路绽放更美南庄【陶瓷网深秋,广东佛山市南庄镇,35岁的公务员余蓓指着一湖漾起的涟漪说:“鱼很多,这在以前简直不敢想象。”谁能想到,这个环境如画的岭南水乡,4年前还是烟囱林立、浓烟滚滚的污染重镇,经常被专家当作“只要GDP不要环境”的“反面教材”。尤为难得的是,环境治理好的同时,经济指标反而大幅
“中国建陶第一镇”转型升级 再见南庄美丽身影

“痛并快乐”的绿色转型路 绽放更美南庄

【陶瓷网www.taoci.com】深秋,广东佛山市南庄镇,35岁的公务员余蓓指着一湖漾起的涟漪说:“鱼很多,这在以前简直不敢想象。”

  谁能想到,这个环境如画的岭南水乡,4年前还是烟囱林立、浓烟滚滚的污染重镇,经常被专家当作“只要GDP不要环境”的“反面教材”。尤为难得的是,环境治理好的同时,经济指标反而大幅增长,老百姓收入增加。

  南庄前世今生,浓缩了这个“中国建陶第一镇”转型升级“痛并快乐”的历程。

  “反面教材让人忍无可忍”

  南庄素以建筑陶瓷闻名,其陶瓷产业高峰时产量占到全国的四分之一,全球的八分之一。依托建陶产业,南庄经济突飞猛进,2001年时在全省1500多个乡镇就排到了第七位,2006年GDP就超过了60亿元。

  然而,在这些激动人心的数字背后,掩藏的却是严重的环境污染。

  湖北人余蓓4年前通过考公务员来到南庄。她告诉记者,4年前的南庄,因为陶瓷厂排放的粉尘,一年到头很少见到太阳。她一来皮肤就出了状况,浑身发痒。上市里医院看病,医生问她住哪里,她回答是南庄,结果医生笑了:“住南庄,害皮肤病很正常。”

  佛山市禅城区副区长、南庄镇党委书记张辉明说,当时陶瓷厂排放的粉尘到处飘,一些离陶瓷厂比较近的房屋,平时特别是晴天都不敢打开窗户,居民们洗好的衣服都只能挂在房间里。

  当地居民告诉记者,几年前有一家境外酒店投资公司曾有意进入南庄,最终因为环境问题终止了投资计划。

  有业内人士测算过:陶瓷厂每条窑一天少则使用五六吨重油,多则八九吨甚至十几吨,而燃烧1吨重油将产生20公斤二氧化硫。换言之,一家陶瓷厂每天至少能产生100公斤的二氧化硫。当时一些陶瓷企业由于不愿意在环保方面多投资,一些污水池的设计和施工也未达标,其排污治污效率并不明显。

  对于南庄的环境污染,媒体经常“口诛笔伐”。当时有境外媒体称,以陶瓷为主要支柱产业的南庄,已经成为珠三角污染最严重的源头。张辉明说,镇领导去省委党校学习,经常被学者们点名批评,“反面教材让人忍无可忍”。

  “痛并快乐”的绿色转型路

  南庄的传统发展方式已经难以为继,当时似乎走进了一条死胡同。张辉明说,不调整产业结构,不进行转型升级,南庄没有未来。

  从2007年开始,南庄启动产业优化升级行动,开始对辖区内75家陶瓷企业进行关停整治。

  南庄转型升级之路充满阵痛。整治之初,有人算过这样一笔账:陶瓷企业大规模关迁,将使南庄失去超过75亿元的工业产值,减少近2亿元的税收。使企业利益与公众利益、长远利益与短期利益以及政府意志与个人意愿等诸多因素纠结于一体,稍有不慎,都有可能产生误解甚至矛盾。

  在整治过程中,有少数人不理解,对南庄改革产生种种质疑,甚至是阻挠。“这些压力我们硬扛过来了。”张辉明说。

  对于南庄之变,最让张辉明自豪的有两件事情:一是陶瓷转型,二是环境再造。

  对陶瓷,南庄采取差异化政策:坚决淘汰低端陶瓷制造业,优化升级保留的陶企,进一步重点引进,发展现代陶瓷服务业。

  南庄镇政府对这些企业进行全面分析,根据不同土地和厂房的特点进行全新规划。结果,位于一环路与南庄大道交界处的罗南集团旗下多家陶瓷厂转移后,建设起了商业地产项目海盛东方城;溶洲村的陶瓷厂转移后,规划建设商铺,酒店服务业等。南庄还先后引进了一些像健博通电讯实业有限公司这样的高新技术企业,一步一步实现产业转型。

  正如南庄镇的一位官员所说,调整产业不是为了一个“关”字,而是期望发展符合长远规划要求的高端产业。

  整治陶瓷业换来了环境的改善。2009年南庄万元GDP能耗和2006年相比下降了37%,空气中的二氧化硫和二氧化氮日平均浓度分别下降了66%和56%。

  尤其令村民们高兴的是,变得清澈的河涌畔,久违的白鹭又回来了。南庄原来的大片鱼塘,已连成一个碧波荡漾的1000亩生态休闲区中心湖。2009年6月23日,国家体育总局授予南庄生态休闲区以国家级全民健身基地“城市绿色社体家园”的牌匾。

  南庄,这个曾经污染严重的工业重镇,而今一跃成为珠三角知名度假休闲旅游胜地。目睹这一变化过程的外地人余蓓,连称“恍兮惚兮,好像做梦”。

  “GDP要让人感觉温暖”

  经过产业结构调整,南庄的发展出人意料:环境得到了整治,经济发展却没有因此减速。2009年全镇GDP达到了102亿元,比调整前的2006年增长65%,税收增长26%。

  大规模关迁重污染的陶瓷企业,也没有让南庄丢掉“中国建陶第一镇”的牌子。相反,4年来,南庄陶瓷业却得到历史性大发展:产能占全国比重从2006年的25%,跃居到60%。目前,已有1100余家陶瓷营销中心进驻南庄,其中属于总部的有150家,这使南庄成为全国最大的陶瓷总部集中地和展示贸易中心。

  南京大学环境研究所所长朱晓东评价说,南庄是全国工业强镇转型升级的范例。他预测,三五年之后,南庄将实现从工业文明到生态文明的历史性转变,污染水平会随着收入的增长而进一步下降。

  反面教材变成正面典型,背后折射出政府发展理念之变。

  发展经济是为了什么?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却是典型的“知易行难”。张辉明说,一切发展的最终指向都是人,就是让老百姓得到最大限度的幸福感,“GDP不仅仅是一个冷冰冰的经济学概念,它更是一个让人感觉温暖的民生学范畴。”

  目前,科学发展理念在南庄已深入人心,就连陶企老板也从“被环保”到“主动重视环保”。强辉陶瓷企业老板梁其说:“我花钱进行除尘治污,其实也是在赚钱。车间粉尘少了,产品的优品率大大提高,企业利润更多了,员工的身体也健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