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太阳陶瓷:传承历史 创造时尚

江西太阳陶瓷:传承历史创造时尚江西太阳陶瓷是今天高安本土建陶行业的龙头企业,但它的发展却历经艰辛和磨练。1994年高安起步的时候正是曾经赢得“釉面砖王国”称号的高安走向衰落的时候,太阳陶瓷举步维艰,没有政府的支持,太阳陶瓷全靠自身的努力一步步向前,却在摇摇晃晃中站稳了脚跟。当时整个152釉面砖市场萎缩低迷,产品积压严重,但太阳陶瓷却靠生产152釉面砖打出了自己的品牌。
江西太阳陶瓷:传承历史 创造时尚

  江西太阳陶瓷是今天高安本土建陶行业的龙头企业,但它的发展却历经艰辛和磨练。

  1994年高安起步的时候正是曾经赢得“釉面砖王国”称号的高安走向衰落的时候,太阳陶瓷举步维艰,没有政府的支持,太阳陶瓷全靠自身的努力一步步向前,却在摇摇晃晃中站稳了脚跟。

  当时整个152釉面砖市场萎缩低迷,产品积压严重,但太阳陶瓷却靠生产152釉面砖打出了自己的品牌。

  2007年新明珠、新中源等佛山陶瓷企业“大鳄”进驻高安,很多企业高呼“狼来了”,但是太阳陶瓷却提出了“与狼共舞”的想法。

  2009年,太阳陶瓷又提出“20年20亿产值”的目标规划,即到2014年,公司成立20周年的时候,太阳陶瓷四个生产基地的产值收入要超20亿。

  时至今日,太阳陶瓷已经是高安当之无愧的龙头企业,从一个起家时为筹款而头痛不已到如今坐拥5.8亿固定资产、年产值10亿元的企业,它到底经历了怎样的传奇历程?

  为此,本报记者近日专访了其董事长胡毅恒先生。

  

  太阳陶瓷董事长 胡毅恒

  陶城报: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初期,高安陶瓷做釉面砖风生水起,并赢得“釉面砖王国”的称号,但据我们了解,到94年后,高安的建筑陶瓷开始走下坡路,江西太阳陶瓷就是在这样背景下诞生的吧?

  胡毅恒:是的,我们是94年初开始筹办这个企业的,当时叫江西高新陶瓷厂。它的前身是87年由独城镇投资兴办的江西高新碳素厂,由于连年亏损,到94年初已资不抵债停产。当时我在独城镇的一家陶瓷企业做会计,毛遂自荐要接手这个厂将其改产为陶瓷厂,很多人对我的行为不理解,认为我会计当的好好的去接手一个别人弄了8年都连年亏损的烂摊子是“玩火”。不过,他们不了解,我是在做了深入的调查、了解和评估后,才作出这一决定的。

  陶城报:那个时候您办厂应该是举步维艰、困难重重吧?

  胡毅恒:那当然,当时找到政府领导,领导的答复是:你能接手这个厂,我们当然欢迎,但你自己要想好,这可是个烂摊子,还欠一大堆的债,政府再也不会向里面投钱了,要改产,资金要你们自己想办法。通过和银行接洽,银行也是断然答复,不给贷款,除非等你们产生效益了再谈。当时我们没有被这当头一棒吓退,只是跟政府领导提了一个条件:政府不给钱可以,我们自己可以想办法筹集,但是要给个“名分”,那就是改产后的陶瓷厂仍然是属于独城镇的乡镇企业,政府领导很爽快的同意了。为了筹措资金,我们真的是绞尽脑汁、想尽办法,一是通过将积压的产品和不适用的设备迅速变现,获得了第一笔资金60余万元;二是我们采取员工“带资入厂”的办法筹资。也可能是我人缘还好,大家对我比较信任,在两天内就有200多人踊跃带资入厂,筹资90余万元。此外,我做会计十年,积累了一些人脉,一些建筑商和设备供应商对我也十分信任,给予了一些赊欠。就这样,200多万的建厂资金终于有了着落。

  

  图为太阳陶瓷展厅

  陶城报:接下来的改建和投产后的经营情况如何?

  胡毅恒:1994年2月28号开始动工改建,到6月1号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开始点火投产了,主要生产152×152的釉面砖。尽管6月份是市场销售的低谷期,但我们的产品一投放市场,就出现供不应求的良好局面。当时东北的客户为了要货,有的一住就是一个星期,哈尔滨新机场建设用的釉面砖就是我们太阳牌,我们的经销商都以此为荣。从94年一直到96年我们企业做到了“三无”:无库存产品、无在外货款、无在途商品。这在当时三角债盛行的年代,确实难能可贵。#p#分页标题#e#

  陶城报:为何在当时152釉面砖市场逐渐萎缩的局面下,你们能做到一枝独秀?

  胡毅恒:我想是品质!从筹建开始,我们的产品定位就是瞄准当时高安产区一流的厂家——江西高峰陶瓷厂的产品质量,从工艺的布局到材料的选购和工艺的控制,都按一流厂家的标准来做,并在筹建过程中,就派出20多人到高峰陶瓷厂培训学习,回来后担当骨干。当时我们制定了品质控制的四严法则:材料严格选择,工艺严格控制,规章严格执行,产品严格检测。这就是太阳陶瓷在市场上旺销的根本,也是我以后做企业坚持的原则。做企业一定要把基本功练好,做好产品。

  陶城报:据我们了解,您在96年底企业釉面砖供不应求的情况下,就着手考虑新建瓷质外墙砖自动化辊道窑生产线,您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胡毅恒:到96年底,尽管我们当时四条生产线满负荷生产还供不应求,但市场上釉面砖的份额在逐渐的减少,取而代之的是自动化生产线生产的200×300的印花砖,152釉面砖属于落后和即将淘汰的产品,基于这一点,我们必须进行改造和提升。得益于我们前几年经营的高效益和在银行的良好信用,在当时国家宏观调控银根紧缩的情况下,银行还贷给了我们2000万元,用于我们新建自动化生产线。

  陶城报:您是最早一个走出高安去租赁外地陶瓷生产线的企业老板,为什么?

  胡毅恒:由于集体所有制产权关系,管理模式与企业发展的要求越来越不适应,在2000年的时候,我们以个人投资的方式在万载租赁了1条生产线,2001年又到九江租赁了2条生产线。

  2002年,高安进入国有、集体企业改制阶段,江西高新陶瓷厂顺利改制,并由原管理层和部分员工全资收购,年底又上了一条生产线。这时,我们一共有5条生产线了,其中3条是租赁的。

  2004年,九江厂的租赁到期,我们曾到新街一起收购一家陶瓷企业,因为股东太多,决策难以集中,10个月后我就退出来了。

  2005年,我在高安市工业园区征地180亩,兴建高安太阳陶瓷有限公司,成为当时高安最大的陶瓷企业,从2005年9月动工,2006年3月第一条生产线投产,以后一年新上一条生产线,现高安公司共有4条生产线。

  陶城报:江西太阳陶瓷在2007年之前就一直呈现迅猛发展的态势,但是相比较之下,高安陶瓷却一度在谷底徘徊,曾经的“釉面砖王国”风光不再,您认为,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有哪些?

  胡毅恒:高安陶瓷产业的第一次兴起,得益于乘上了中国乡镇企业初期发展的快车,但是随着乡镇企业的各种矛盾突现,以及资金、技术、人才、信息、管理的缺失,造成了高安陶瓷产业发展受限。

  陶城报:2007年,佛山的陶瓷企业江西新中源、江西新明珠、江西普京、江西欧雅等企业陆续进驻高安,很多企业在高呼“狼来了”的时候,您却提出了“与狼共舞”的发展构想。

  胡毅恒:能把佛山的企业引进来,不仅对高安当地的经济有推动,对陶瓷行业尽管会加剧区域市场的争夺,但是也有促进作用。市场经济条件下,没有竞争就没有发展、没有进步。引进佛山、福建的陶瓷企业进来,带来了竞争,也带来了信息、人才、技术、资金,形成一个“集群效应”。原来高安陶瓷产业发展不起来就是人才、技术、信息都和沿海企业差距很大。07年开始政府有意承接沿海陶瓷企业向内地转移,我们非常欢迎。#p#分页标题#e#

  佛山的企业进来既是机遇又是挑战,关键是自己怎么去竞争,只有竞争才能进步。后来实事证明也是这样的,他们进来以后,高安的陶瓷企业发展,三年比以前30年都快,他们促进了高安陶瓷行业的发展,也增加了高安区域品牌的影响力。太阳陶瓷一直秉承做品质、品牌的方针,踏踏实实的发展。

  陶城报:迎来佛山陶瓷“大鳄”的太阳陶瓷发展近两年仍不乏点睛之笔,其中,收购江西新瑞景一案曾在行业引起较大轰动。

  胡毅恒:接管新瑞景其实是太阳陶瓷发展过程中进行资源整合的一个举措之一。其实,我个人倒觉得,太阳陶瓷2007—2009年规模上的发展步伐不是很快,2009年收购江西新瑞景,加快了江西太阳陶瓷的发展步伐。

  着眼于江西太阳陶瓷长远发展,2008年我们提出太阳陶瓷发展的“十六字方针”:精细管理、持续创新、稳步发展、快速提升。我们始终把企业管理、产品品质、可持续发展放在企业发展的首位,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太阳陶瓷都将秉承这种理念。2009年,我们提出“20年20亿产值”的目标规划,即到2014年,公司成立20周年的时候,太阳陶瓷四个生产基地的产值收入要超20亿。

  陶城报:其实,除了收购江西新瑞景,太阳陶瓷此前就进行了一次颇具历史意义的“远征”,进军仿古砖、在佛山建设展厅、走品牌运作之道。

  胡毅恒:2008年,江西太阳陶瓷进军仿古砖市场和在佛山中国陶瓷总部基地拿展厅,是我们公司发展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我们一直致力于走品质、品牌化道路,佛山作为中国建筑陶瓷产业最有影响力的产区,现在正在打造陶瓷总部基地这一平台,我们把公司的研发、设计、营销、展示放在佛山,把生产制造放在江西,这有利于企业的提升和发展,也符合产业发展布局的要求,这是顺势而为。

  至于做仿古砖,业内有句俗语“仿古砖不好做,要做好一个仿古砖品牌更不易”。我们既要做仿古砖,更要打响“太阳”仿古砖这一品牌,我们深知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们做好了“十年磨一剑”的准备。

  陶城报:高安的区域品牌需要像太阳这样的企业来推动,但是高安本土的其它中小企业对此是畏手畏脚的。

  胡毅恒:高安产区的陶瓷在量的方面得到了扩大,品质方面有些企业的产品也能和佛山的一些中高端品牌产品相媲美,但在用户心目中,他们就觉得江西的产品不是品牌,不管你质量再好,他还是认佛山的品牌,这其实差就差在高安陶瓷企业的软实力方面。不过我认为,这只是个暂时的、短期的现象,如果高安本土的陶瓷企业认认真真在品牌化运作中多花工夫,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消费者就会改变这种观念。

  我曾经说过,做企业方向很重要。要想持续健康发展,打造品牌就是正确的方向,否则,只是赚点钱而已,不能叫做企业,或者说是一个不可持续发展的企业。

  陶城报:品牌运作其实不仅仅是在媒体上投广告,在渠道开拓方面也很重要。

  胡毅恒:对,不管你是在媒体上投广告也好,进行渠道建设也好,品牌运作最关键的还是定好位、走对路。你的产品是卖给普通老百姓还是富翁,你是卖给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还是六七十岁的老年人,这个一定要明确。比如王老吉的定位就特别好,“怕上火,喝王老吉”,产品诉求点特别集中,王老吉也做了几十年了,为什么这几年这么火,就是后来的定位特别好。脑白金的“送礼就送脑白金”定位也很好,现在脑白金又推出了黄金酒“送长辈黄金酒”,和五粮液合作,品质有保证,加上在中央电视台的广告狂轰烂炸,你不想买都不行,我们陶瓷企业能做到这个份上的很少。#p#分页标题#e#

  陶城报:胡总对体验营销在品牌运作中的作用,您是怎么看的?

  胡毅恒:你说的体验营销是不是一种设计展示,让客户看了以后产生一种心动的感觉,让客户身临其境、参与其中。它是品牌运作中的一种工具。

  陶城报:您对品牌的认识是什么?

  胡毅恒:品牌是一种精神、一种文化、一种境界,它看似无形但有价,比如说我们穿的衣服,高端品牌一件衣服几千上万,甚至几十万的都有,你觉得它真要这么贵吗?其实就是一些文化的元素在里面,是精神上的一种满足和享受而已。我们的瓷砖要做到这个份上,还需要做大量的工作。当然,我不是说品牌就一定是奢侈品,大众品牌也一样是好品牌,品牌也有高端品牌、中端品牌和大众品牌之分。

  陶城报:现在陶瓷行业产品同质化特别严重,很多产品的诉求点不清晰,您是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的?

  胡毅恒:对,我们太阳仿古砖的内涵和理念是“传承历史、创造时尚”。我们定位做的是80后使用的瓷砖,若干年后再做90后使用的瓷砖,之后再做00后使用的瓷砖。

  陶城报:现在是陶瓷销售的淡季,太阳陶瓷产销情况怎么样?

  胡毅恒:太阳陶瓷没有什么淡季和旺季的差别,别人很旺的时候我们是这样的,别人很淡的时候我们仍然是这样。我们的产销率和库存一直比较稳定,库存一直保持在一个合理的区间,不会增加很多也不会减少很多。

  陶城报:太阳陶瓷为什么能保持这么稳定的产销率?

  胡毅恒:第一是这么些年来积淀了一大批具有相当实力的忠诚客户,而这个“忠诚度”是靠我们的一点一滴、全方位的服务造就的,很多经销商从以前的小小的当口到几千万的身价,一直都在和我们合作,你认为他们会随便改变厂家吗?不会的,因为他们成就了我们的同时,我们也成就了他们。

  第二就是我们的品质一直有保证。

  第三就是刚才讲的服务到位,我敢说我们在信用这块是没问题的。产品品质我们会负责到底,所以客户和我们打交道没有顾虑,他们要考虑的只是怎样多销产品,其它的售后服务我们会稳定的提供。

  有些企业前两年也做的很好,但是现在却很艰难,我认为原因就是太注重于眼前的利益,没有看到长远的问题。做企业千万不能眼睛近视,我的理念就是“赚十年后的钱”,哪怕我现在不赚钱,也不能为了一些短期的利益而影响公司长远的发展。

  陶城报:高安现在的产能这么大,增长这么快你认为有什么问题吗?

  胡毅恒:目前高安本土的企业只是在产量上的扩张,在品质提升、服务提升、理念提升等软实力方面还需要再多一些加强和转变。

  陶城报:现在高安不少地产商、个体户都看到陶瓷的发展,不少人加入陶瓷行业来,作为高安市陶瓷行业协会的常务副会长,您怎么看待这现象?您对今年下半年高安陶瓷产区的行情走势怎么看?

  胡毅恒:高安陶瓷这些年的发展值得高兴,最起码规模和产区效应上来了,这是个基础,但是仅有基础还是不够的,刚才我们谈到了有了这个基础接下来怎么去提升、转变非常重要,要不然很容易被淘汰的。我以前说过,部分陶瓷企业老板其实是没有资金,是通过很多人的合资设厂赚取短期利润,很多人看到陶瓷行业发展这么快以为是有暴利可图,纷纷加盟进来,但我们不能看表象,要知道市场有风险,还是慎重点好。#p#分页标题#e#

  陶城报:现在高安陶瓷的产能壮大了,对原材料的合理利用这块您有什么看法没?

  胡毅恒:对于江西和周边的原料我们不能说不丰富,但是也不能说丰富就可以不节制的使用,我觉得,只能通过竞争来调控,我希望通过经济的杠杆、行业竞争来达到原材料的合理利用。

  陶城报:有没有可能通过政府的一些政策来调控?

  胡毅恒:不能说生产低价位产品厂家就不给它原料,毕竟市场是有不同的需求层次的,对于这个问题,现在高安市政府已经设立了一个准入门槛,特别是在用地方面,已经不接纳一般的企业了。

  陶城报:还有一个高安始终要面对的、影响企业长期发展的一个问题,就是环保,通过佛山的经验来看即使前期不投入,后期也还是付出代价的,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胡毅恒:这个是政府可以做的文章,就是对现有的企业必须要达到环保的要求,不达标我不让你生产,而且通过这个政策可以把低质高耗的企业淘汰掉,节能环保这块我们是要重视的。

  陶城报:对于高安现在这么大的产能估计您也没有预料到吧?

  胡毅恒:很多事情出乎意料之外,但又在情理当中。

  陶城报:我们高安周边也发生了变化,您怎么看待的?

  胡毅恒:高安有高安的模式,周边有周边产区的模式,我相信存在就是合理的。